《如果海有明天》|新北場
14 Nov

《如果海有明天》|新北場

講師: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林東良

 

林東良:謝謝各位朋友今天來到這裡,然後看完整部影片,我是黑潮的執行長東良。那剛剛在影片當中可能有看到另外一位執行長,我是在去年的二月從她手上接下執行長的這個職務,繼續在黑潮工作,影片當中那位執行長沒有離開啦,她還是在黑潮,但是她現在在董事會裡頭繼續的關心海。那我想在一開始,這邊要先跟大家補充一些影片當中可能沒有提到,或者是這一、兩年更新的事情。

 

這部影片是2018年的時候所記錄,記錄的時間是2018年,那一年的五月底,我們開始從花蓮出航,然後繞了台灣一圈,回到花蓮港。那裡面最主要呈現出來的是我們繞台灣的那一次的航行,也是我們搭乘這個多羅滿公司,我們的合作夥伴,他們的這艘船隻去繞台灣一圈。可是其實還有兩段航行沒有被記錄在這一部影片裡面,一段就是剛剛在影片當中,大家看到這個風浪很大,船不能夠再開到蘭嶼去,所以就先回台中,但是後來我們就再另外把人都帶到了蘭嶼,在蘭嶼當地包了一艘船在那邊進行,把調查的檢測點補完。那另外還有就是嘉義、台中,從台中到嘉義這段的沿海也是補完這一段西濱的部分,因為我們從台中就直接切到澎湖去了所以把這段整個航程都做完。

 

當時做完的話,也許有一些朋友一直有在關注黑潮,或者是對於這部影片可能做些功課,會知道2018年我們的檢測結果出來之後,全台灣總共有51個測點。這51個測點,我們當初最關注的塑膠微粒,它的檢測值就是百分之百,就是這51個檢測點都有塑膠微粒,雖然只是數量多或數量少的一個問題,他其實沒有任何沒有不存在塑膠微粒的地方,所以該年結束之後,我們也就覺得說,這件事情好像不能夠再讓他這樣下去,因為其實我們的一些科學的顧問也都會告訴我們說,你們這個導航計畫立意良善,發起的動機很好,但是以科學來說的話,只有一次,他是不足以被拿出來去談論什麼太多東西的,因為你如果都沒有做過健康檢查,你突然間去做了第一次健康檢查,你得到的數值,它就是跟其他不同的單位去做比較,就是不同的人,可是那對你而言,你並不知道你的十年來,或者是每一年,每年的身體的變化是如何去改變的,所以這件事情我們的科學顧問就說,所以更能夠說的東西很有限。

 

但是在第一次的這樣子的一個導航的調查結束之後,就已經發現台灣最髒的海域就在台灣的東北,大概就是從基隆那一帶東北角,然後一直到宜蘭,另外一段就是在西南,大概就是嘉義、台南、高雄、屏東這四個縣市,那最主要就是在這兩段海域最髒。所以我們很快就想說,那如果我們要更瞭解這個問題的話,我們可以怎麼做,於是我們就開始決定每季做一次,所以他們導航是想說就那一年做那一次,但後來馬上就想說不行,這樣子的話,我們就發起導航普拉斯,那就接著就是把這兩段海運每季做一次調查,所以東北段跟西南段都每季做一次,那我們就這樣做了兩年,所以在今年的三月最後一次調查結束之後,海上的調查就告一段落。

 

那我們前陣子也把這兩年的資料匯整出來了,也有在新聞媒體上做一些發布。那這兩年調查的結果,其實可以告訴我們一些事情,很多時候我們可能會只想著說也許花蓮的海乾淨,就是花蓮這裡好,或者是也許瑞芳最髒,大概就是因為這裡的人怎麼樣。但其實在環境當中的作用並不是單純的看那個地方的,特別是海洋這件事情。

所以其實我們的研究員在這兩年的調查當中就發現了一件事情:塑膠微粒我們依照它的質地把它分成五大類,其中有一個類型大家應該都比較認得的,就是發泡塑膠。發泡塑膠就是保麗龍這類,或者是水果的防撞泡棉,他也是發泡塑膠。那就發現這四個季節春夏秋冬當中,不管是東北還是西南這兩段海岸,他都有一個共通的特色,就是在夏季的時候發泡塑膠的塑膠微粒會最多。

但其實這五種質地的塑膠,最多的是硬塑膠。硬塑膠是廣泛的使用在我們的生活當中,他是不管哪個季節都是最高的,只是發泡塑膠,他就特別在夏季的時候量就增加了。那這樣的一個結果就讓我們的研究員就開始好奇說,為什麼發泡塑膠會有這樣的變化?

 

於是我們就再去追,發現說西南沿海牡蠣養殖產業大概就是在每年的四、五、六月會開始陸續收成,但他們的這些養殖的廢棄物也會陸續汰換,所以在這個汰換收成的過程就會讓這些廢棄物開始飄散。

那我們就在想說是不是真的有可能從西南就直接飄到了東北的海域,台灣就這樣子的一段海域,那確實我們就用很多方式去做檢測,一個是模擬系統,在我們科技部的網站上面有一個海洋海洋資訊的平台,你可以用它的系統去模擬那時候的海況、海流的天氣。只要大概三周的時間,這個垃圾就有可能會從西南沿海一路飄到東北海域去。當然他並不是說,全部都往這裡去啦,因為洋流的狀態太複雜了,也有可能飄到韓國、日本、中國,有這樣的可能存在。

那另外,我們也就再去問其他一樣會淨灘的環境團體,確實在淨灘的過程當中,不管是西岸還是北海岸,都會發現蚵棚這樣子的廢棄物。所以就是說,這個垃圾他如果廢棄了,沒有好好妥善處理,最後他就是飄散全台。可是,如果我們只用一個縣市的方式去管理的話,其實就會是比較狹隘,因為當它飄出了他的縣市,是不是就不歸他管了呢?

所以其實在海洋上面不太能夠用這種縣市的方式來去做一個管理的一個依據,那就是我們會覺得不夠好了一個地方。但這也是這兩年來的一個發現,這個是比較科學面的。

 

但我想要跟大家分享,另外一個比較人文面的,大家也許剛剛在這個影片當中會發現黑潮的人,好像就是看到有啤酒阿,又在開玩笑啊,但是其實就對我自己來講很深刻的一件事。我自己從2008年開始進入黑潮作志工,然後開始進入黑潮工作,當工作人員到現在變成執行長,其實我自己是一直覺得很妙的一件事情就是在裡面的這群人,真的很像澎湖的那一天晚上,我們一位夥伴被訪的時候說,這群人真的很奇怪,前一刻可以開開心心的大家那邊玩,但是後一刻大家可以很認真的打開海圖,在那邊討論我們接下來要怎麼走,然後要留意什麼事情,這件事情就是很自然的發生在我們這個群體當中,所以也許你會覺得說看起來很隨便,但是其實在做事的時候,大家都還是很認真的。

 

但我自己對於這趟航程的詮釋,我會覺得我們在做一件事情是,如果我們已經對於海洋的傷害,不會感覺到疼痛的時候,那就代表我們對於海洋跟海洋連接的神經是已經斷了、壞死了,那我們要想辦法讓這條神經可以重新運作,我們可以重新的去感受到海洋受的傷,然後這邊的環境受到的影響,我們會重新再感受到這種疼痛的感覺。所以我們黑潮這群人在做的事情,就比較像是這樣子。

 

我們想要把我們看到的海的現況帶回來,讓大家一起分享、去看見。那當你也越來越在意,那我們就會反過來去,想想我們應該怎麼做。如果你頭痛,你就會想我要怎麼樣做,可以讓頭比較不會痛,但如果海在痛,我們可以怎麼做讓海比較不痛,那我想這是我自己對於這趟調查的一個詮釋。

 

我們其實也是很關注垃圾上的問題,他確實有很大的難解的困境,這也是持續要跟政府做討論的,這個我們有持續做,比如說,像我們現在比較明確的,就是牡蠣養殖產業的問題,並不是要說要讓這個牡蠣養殖產業完全的消失,我們是希望他繼續存在的,因為他很重要,但是我們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其實就需要一個全盤思考,所謂全盤的思考是,不確定大家還記不記得綠牡蠣事件,在香山那裡的綠牡蠣,因為科技業的發展,所以讓當地的綠牡蠣造成這樣的結果,最後那個地方就變成不再適合養殖。

 

這幾年來,從2013年之後,西南沿海的牡蠣養殖產業的產量其實是一直在下降的,下降到現在其實已經不到兩萬公噸,所以在這樣的狀態下,其實是環境可能有一點問題,那在這個環境有點問題的時候,雲嘉南其實還是一直有要想要在海岸做一些開發,想要做工業區、想要做科技園區,但是這其實並不是用海岸跟陸地,以及海洋的思維去切開來看待的,因為陸地有什麼,最後海洋就會有什麼。

所以如果陸地有科技科技園區、工業區,最後這些污染也都會是那裡的海洋會有的,那這個產業還能不能夠存在呢?其實是值得去思考的一個問題,就是他思考的一個範圍跟尺度是大的,我覺得這也是我們一直在關心,希望政府能夠去看到這個點,而不是單單的就是說科技園區,他就是可以解決經濟問題,那牡蠣產業怎麼樣處理,就把它分成兩件事情來看待,但其實最後很可能會沒有辦法很好的達到一個環境永續,或者是共好的一種結果。

 

觀眾回饋:日本多處有焚化爐,如醫院就有小型焚化爐,知名景點築地也有焚化爐能夠自己處理垃圾,政府能力有限,深深感受到環保要從己身做起。

 

 

林東良:謝謝。這個考察的經驗其實真的也是非常重要,因為像我們在研究牡蠣養殖產業的議題時,也是分別去探討了日本和韓國,他們的這種養殖的方式,跟他們對於現在的浮具改良的方式,所以其實我們也是蠻常在做這些國際上的資訊轉譯。那焚化廠這一題其實說真的,應該是早年政府真的是做的不是那麼好,因為其實類似的問題並不只有澎湖、小琉球、綠島,就是這個焚化廠的問題,並不是說只有這些離島有蓋,花蓮也有蓋,但是花蓮的焚化廠到現在為止也是一樣沒有運作。所以其實很多時候通盤的考量是不是被考量進去了,然後當初蓋的規模是不是真的考量的太大,以至於最後因為垃圾量不足,所以就無法啟用,但是當垃圾量足了,現在要啟用,又變成是設備故障,所以其實這可能是很多需要大家一起努力的問題。那黑潮最主要還是比較關注鯨豚生態和海洋環境的保護上,所以在這件事情上,這個面向上的話,我們是義不容辭啦。

 

觀眾提問:基金會的人力組織常態是如何分組跟推廣海洋文化教育?經費來源為何?是否需要募款?

 

林東良:謝謝關心黑潮。那黑潮在目前來講的話,我們的分組大概就主要是分成教育推廣的一組,然後再來就是我們行銷跟行政這個區塊。我們目前總共八位夥伴,一起在為這個組織,做各項計畫的推動跟努力,那當然是很需要募款啦。目前來講,我們的營運經費大概可以有三種來源,第一種來源就是政府,我們還是會去寫一些政府的計畫,他這個計畫是跟我們的年度發展的工作項目有關的,另外一部分就是企業的贊助,我們會直接去跟企業談,就是拿企畫案給他,看是不是能夠接受我們在做的事情,也可能對他們的企業來講,有一個形象上的幫助,他們也願意提供一些費用,讓我們來進行,所以另外一部分是這個;那第三個部分則是一般大眾的小額捐款,所以如果在座的各位夥伴對於黑潮在做的事情也是非常的肯定的話,那也歡迎就是可以上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的官方網站,都可以用小額捐款的方式就可以幫助到我們,應該是說一起為海洋做努力,那就是我們基金會的一個比較簡單的現況的介紹,以上謝謝大家。

 

主持人:今天很謝謝東良執行長的分享,以及現場觀眾的諸多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