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界》|台南場
03 Oct

《越界》|台南場

從金廈到兩岸 越界的環境與政經衝突

映後座談講師:導演黃晧傑

 

在場很多人看完這部影片,應該都百感交集吧,尤其這幾個月,包括共機不停干擾我們的空域,中國的船隻進入我們的海域,關於中國的越界事件,台灣人有很多感受,但可能都比不上金門。沒想到離中國最近的金門,他們的那個界線,在海域之界竟然有海漂垃圾、養殖漁業、越域抽砂,又填海造陸蓋機場,造成海域生態的影響,但最後影片結束在金廈跨海游泳活動,真的很矛盾。

 

導演黃晧傑一上台就感謝滿場的台南觀眾,尤其他是台南女婿,不少親友有來支持,很感謝他們。黃晧傑表示,金門的海岸線一直被視為一種禁區,因為我小時候,其實海邊是不能去,周遭不時聽過,那邊曾經有上萬顆的地雷,如果你要去海邊的話,看到有地方寫三角形,就要小心這些區域。現在看起來好像是個笑話,可是我們真的旁邊那些鄰居,就真的有人就是炸斷手或腿,所以兩岸的對峙和界線,他們也是受害者之一。

 

早期金門是有上萬的阿兵哥,所以兩邊的對峙關係在海面上,你看影片中那種模糊的中線,但實際上只要有漁船越界,大家沒有再跟你客氣的,我們有時候晚上會聽到炮聲,就是我們在阻絕對岸過來的一些漁船。影片裡面有一個對面在蓋機場的地方,其實那裡離金門很近,他最有名的故事,就是一個很有名的中國經濟學家,他當時抱著一個籃球,渡海游過去投共。那這個事件也造成金門軍隊的大震盪。其實你游過去就代表說,金門和廈門是是很近的,所以也很多漁船,會在那個模糊地帶走私。

 

我們在電影裡面看,覺得廈門很多漁村都離金門很近,但實際上,他們是包圍著金門,其實彼此的距離還蠻遠的,例如他們要蓋機場的地方,你剛剛看到,如果船到廈門之後,還要大概兩個多小時,才會到那個大嶝和小嶝,大概就等於台南到台中的距離。所以這部影片在中國部分的拍攝,其實是很艱難的,路途都很遠。

 

我們在影片中看到大嶝島,其實也很有趣,我第一次去的時候,裡面第一個開觀光車的,他就帶我環島八丈島,就可以看到很多閩南式古宅,那也成為福建很重要的觀光景點,為什麼呢?因為那是國民黨在二次大戰期間的金門縣黨部,整個大嶝島唯一保存的老建築,就是國民黨的總部,跟他們的軍區總部,所以他們把它們保留下來,結果現在竟然成為當地的觀光資產。除了這個跟金門的一個地緣關係以外,也可能看到中國和台灣的某些矛盾。

 

另外這個觀光園區裡面,其實有點像是一種統戰,未來這邊的發展,會在大嶝和小嶝島蓋座橋,連結到金門,中國是有計劃的,想要用一些經濟關係去跟金門做一些結合。我還沒有去之前,都是聽到一些報紙報導,比如說,他們想要送水過來,然後想要跟我們建立一些經濟貿易關係。所以可以看到影片裡那個經濟特區,他們的免稅區裡面,全部都是台灣小吃,然後有台商去經營,台灣的各種食物幾乎在那邊就可以買到。

 

所以廈門這個未來的國際機場,不只連結廈門,更要成為金門對外的機場,等於是說,以後台商或是遊客,就可以直接從廈門進到金門,兩邊的連結就會越來越深。然後中國也會在那邊蓋港口,大家就可以想像,就像高雄外海有很多貨輪要進港,未來的金門海域,也會有很多船隻等著進廈門,這對金門的影響一定會很大。

 

我從2016年開始拍這部影片,中國建設的速度超級快的,他們的捷運線是從廈門通航,也幾乎都蓋好了。他們蓋大樓。其實很難想像,我們每一年過去,沿路上看到的大廈建築都不太一樣。他覺得他們蓋大樓,好像是用樂高一樣,推升都疊上去。那個經濟的遙控,其實是蠻顯而易見的,因為你每天早上起床,就會發現廈門離我們好近,那種感覺其實是很震撼,因為你會覺得對面有一個經濟體,不斷的越來越靠近我們,所以我們拍片時,就帶著一種隱憂的心情在看這件事。

 

尤其金門和廈門的經濟關係,因為之前小三通,還有馬英九時期的通商、旅遊,和一些經濟的合作,其實你很難把這兩邊的經濟關係,就一分為二。反正因為疫情的關係,讓金門有一種休養生息的感覺,因為那邊的觀光客,以前真的很多,他們可能先到金門,然後再往台灣旅遊。也很多台商會把戶籍設在金門,因為他飛機票比較便宜。

 

這條線自從疫情斷了以後,金門的經濟是有掉下來,但卻看到一些人開始做不一樣的觀光活動,他們重新思考說,怎樣比較有質感的觀光,像我裡面拍的有些很特別的景點,不是觀光區,有一些從山上鳥瞰的位置,或者說,片中有解說海漂垃圾的海邊,那裡其實是小金門,那應該是金門最美的沙灘,他那個白沙一整片,還可以看到藍色的海洋,我自己覺得那邊是整個金門最美的地方。

 

所以當越來越多年輕人投入,大家都在想,如果未來的話,我們可能走比較有質感的路線,可能在經濟上依賴不會這麼的強,那麼金門會不會有一些不一樣?這也是我拍片的初衷。

 

觀眾提問影片中拍攝很多中國的發展問題,這些部分容易拍攝嗎?有危險嗎?你們攝影機拿起來的時候會不會遇到什麼困難?

 

我第一次去的時候也很怕,擔心會被拘留後回不來,後來去到當地,也沒那麼可怕,反而是進海關的時候,他們只要你帶大砲或腳架,他們就會帶你到一邊做記錄,這就表示你已經被做記號了,你這個記錄已經被留下,不要輕舉妄動。雖然說,我們偽裝成有點像是觀光客,只是拿單眼相機,然後比較輕便的,但對他來講,只要有望遠鏡頭,跟比較大的腳架,他們就會在海關作管制。

 

我們在大嶝和小嶝島拍攝,那邊每個地方都是偵測器,所以我們大概避了好幾次,有一次,我是躲在旅館裡面,然後找一間制高點,剛好旅館可以拍到那個機場的畫面,所以片中如果看到一些工程的施工,那些都是用偷拍的。

 

另外有一次,我們在海邊想要拍攝,要拍那些養殖魚塭的畫面,然後就是一個鄉間小路走進去的地方,然後我們才剛讓空拍機飛起來,大概半個小時過後,突然有一個人,類似中國的城管走了過來,問我們在幹嘛,然後我們當場就愣住了,想說會不會就要被他們抓去關了,不過那個城管也是很緊張,他說,叫我們趕快把東西收一收,趕快偷偷走掉。我們問他不是要來抓我們啊?他就說沒有沒有,然後要我們不可以把畫面外漏,因為他的前任城管,就是因為這樣才被革職,只要我們別把畫面外漏,他就當作沒這件事發生。

 

後來我們沿著小路走出去的時候,才發現說,那邊幾乎每一個路燈下面、都有一個360度的監視器,就是看起來很高科技的設備,所以那個城管有說,他在家裡看到我們走進去,想說怎麼那麼久沒出來,所以才來找我們。原來,當我們一進來,他就在觀察了。所以我們每次到中國拍攝,都會換不同的攝影師,因為當心會害到他們。

 

 

觀眾提問金門有很多海漂垃圾,其中很嚴重的是保麗龍,多半是海上的養殖漁業造成的,為什麼金廈海域的界線,有那麼多養殖業?

 

我們其實第一次去是搭船,金門和廈門海域中間有一個三不管地帶,那就是糢糊的中線,那邊就是最多保麗龍的地方。然後第一次拍的時候,就發現那邊養殖工作的漁民,多半是中國來的,然後再把漁獲交給金門的漁船。雖然那邊是合法申請的養殖業,但這樣的工作方式其實是違法的,就等於讓中國人偷渡到金門海域,所以只要海巡過來的話,他們就逃走了。

 

那原本這個地方從事養殖業,一開始是合法劃定區域,但是後來卻一直擴張,範圍越來越大,幾乎都變成無人管理,然後背後又有政治派系的問題,從一個養殖業可以看到海域汙染,還有地方政治生態,金門的議會生態就是長期只有一種聲音,當你有任何反對的聲音,其實很難在那邊被重視。尤其是那種勾結狀況,我覺得因為是小島嘛,所以基本上那種地方經濟與政治的盤根錯節,應該是一時半刻很難做一些改變。

 

另外在保麗龍的處理部分,金門是有在反省這個問題,我們在影片中也看到,政府有購買機器去把保麗龍碎片,處理成保麗龍小球。可是你只要過一個颱風天,海面上就會飄來更大量的保麗龍,所以基本上源頭沒有解決,再厲害的科技都解決不了。養殖業也只是說,他那個保麗龍很便宜,就是它的成本,可以壓到這麼低,所以要他們去改變,其實就是天方夜譚。所以這個三不管地帶,就變成充滿了一種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