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海洋生態種樹的漁夫》|桃園場
30 Oct

《為海洋生態種樹的漁夫》|桃園場

森林是海洋的戀人 從日本到苑裡的里海經驗

映後座談講師:苑裡掀海風發起人 林秀芃、劉育育

 

這是NHK在日本311地震之後,一連串的系列紀錄片之一。當時地震海嘯過後,日本東北發生嚴重的災害,不管是生態、經濟或是城市的損害,其中在氣仙沼地區,他有兩件事情很被注意,因為氣仙沼是東北非常重要的漁港,所以當地有很大規模的油槽,在海嘯來臨時,造成油槽破壞、很多傷亡,所以大家也很擔心對那裡的生態環境,是否造成了影響。

 

另一件事情就是這部紀錄片的主角畠山重篤先生,畠山先生進行森林復育的工作超過30年,所以NHK團隊也希望來紀錄這個海灣在災害過後,發生什麼變化。但沒想到氣仙沼地區受到那麼大的損害,可是氣仙沼灣的海洋生態,卻在很短時間復原,這讓大家非常驚訝,也見識到畠山與當地居民長期的「森林是海洋的戀人」運動的成就。

 

我們今天也很高興邀請到「苑裡掀海風」的發起人林秀芃和劉育育,其實苑裡和氣仙沼在某些程度是很類似的,他們都有淺山地區,也很鄰近海洋,那秀芃和育育在苑裡做了什麼事情?以及對這部電影有什麼分享?

 

秀芃先問觀眾是否去過苑裡,就和這部紀錄片的氣仙沼一樣,其實台灣很多靠海的鄉鎮,今天的生態多樣性是完全不輸日本的,如果大家可以來到苑裡或其他地方,就會發現台灣生態多樣性是更豐富的,因為我們從玉山到海邊的距離其實不遠,但是最高海拔到海平面就落差二三千公尺,這是位居世界之冠。

 

我第一個感受,我想先跟大家分享,日本和台灣走到今天,我們作為一個高度經濟發展的國家,就是我們該如何去思考大型災難對我們的影響,這是台灣跟日本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我覺得台灣常常會遺忘這些災難事件,但是日本從大型災難中,他們很能反省,311造成上萬人的傷亡、和龐大經濟的衝擊,但日本也更注重生態環境的影響。包括福島核災之後,他造成海洋的污染,到現在還是很難完全解決,但是日本還在反思跟反省,進行重啟核電廠的討論。

 

那日本的災難十年後,他對台灣有什麼啟發呢?我覺得台灣現在也還在一個所謂的經濟跟環境是所謂的二元對立,你要選擇一個價值,就似乎要反對另一個價值。可是我覺得,其實剛好可以用這部影片的牡蠣為切入點,其實生活、生計跟生態並沒有衝突,所以這是我第一個想跟大家分享的。

 

那今天來到桃園,我也覺得很有趣,因為這部片的森林復育行動,是因為日本在1960年代有大量公害問題,其實台灣的反公害運動,是從八零年代在桃園出現的,那時候出現了鎘米事件,然後南部的二仁溪出現了綠牡蠣,都是因為上游的污染排放廢水的原因,這並非是所謂的經濟發展的必要之惡,外部成本讓海洋去承擔。所以在桃園看這部影片,其實也很有意義。

 

我覺得,至今還是在2021年的台灣,我們到底怎麼去思考這個經濟發展跟這個生態之間的平衡,他其實不應該是對應的,怎麼去找到一個平衡點,那這是我第二個要和大家分享的部分。

 

接著在影片中,我其實很感動的一件事情,他是生命的循環,然後這個生命是人類的生命,和環境的生態,其實是息息相關的。雖然氣仙沼的牡蠣和苑裡距離很遠,但是兩地的人們和生態環境的緊密關係卻有類似之處。大家知道有句台語俗語「摸蜊仔兼洗褲」,我是到苑裡才看到的。在我們的里山環境,我看到一個農夫,他已經60幾歲了,然後當他從田裡出來,腳上都是泥巴,所以他要先到水圳洗腳,我就看到他腳放到水圳之後,他就邊洗腳,邊摸水底的蜊仔。

 

我小時候,爸爸媽媽常講,他們在農村長大的情節,就這樣浮現在我的腦海裡,原來生態和生活可以那麼直接,過去水圳在還沒有水泥化的時候,他其實是有垂直的生態。年輕人可能跟我同一輩的二三十歲的人,是絕對無法想像這些畫面,原來這就是「摸蜊仔兼洗褲」,我們代代相傳的語言裡面,那是有自然的景觀,但是我們現在缺乏這種聯想力了,這是因為這種生態環境越來越少了。

 

從這裡我們也可以想到,其實從桃園市區到觀音海邊,其實只有17公里而已。但是我們對於桃園的海岸生態,其實也是很陌生,我們可能只有海鮮文化,並沒有親近海洋、怎麼去使用海洋的知識。但是台灣其實擁有這些地方知識,但是我們沒有好好運用。現在的里海倡議就是說,我們要如何在不破壞環境的情況下,運用海洋的資源,將生態和生活、生計綁在一起。如果我是漁夫,或是農民,我一定要把環境顧好,我才可以有更好品質的農漁業生產。

 

不過台灣和日本,還有很多的國家都產生一個質變,來自開始大量的消費,這些消費不僅造成了生產端的工業化和浪費,製造出來的垃圾更是可觀,以苑裡來說,我們和氣仙沼的人口差不多,差不多四五萬人,我們一天產生的垃圾量有多少,即使是一個純樸的小鎮,我們一天也產生了二十噸垃圾,這會造成環境很大的壓力,所以減少不必要的消費,是我們可以做到的。

 

這是我覺得,今天跟大家來看這部電影,就像這個第一步的感覺,踏出第一步,有沒有可能一個人的改變,可以造就一個環境的改變。

 

育育則是問現場觀眾,曾經到觀音的海邊走走逛逛嗎?現場大部分的觀眾可能都有去過觀音,那觀音算是桃園有許多工業設施的一個地方,我曾經去過觀音的海岸作田調,那我踩的地方其實是充滿很多的垃圾,我看到好多的尿布,還有針頭,那些廢棄物就在我的腳下。也看到一些風力發電的材料,它有一些玻璃纖維掉落在那個海灘,所以那時候我很震驚,怎麼台灣的海邊不那麼健康。

 

我所在的苗栗苑裡,也就是我的家鄉。其實我們跟海邊的距離很近,我自己的國小國中同學如果要拍婚紗照,都一定要去苑裡的海邊拍婚紗照,那我們小時候,很多國小國中的戶外遠足教學,都會去海邊,所以我們那個小鎮的日常生活,跟海洋之間的環境關係很緊密,所以當我第一次到觀音的海灘,我才驚覺陸地上生活的這些廢棄物,原來最後都來到了海洋,所以當時我非常的難過。可是我今天看到這部影片,突然又覺得燃起了一線希望,覺得人跟環境之間的互動,讓我們得以世世代代的生活在這個土地上,真的要感恩惜福。

 

我也在在思考,我們不一定每個人從事的行業都是漁業,或是第一級產業,那我們作為消費者,我們也許可以做一些什麼事情,讓這個環境變得更好,然後讓人的生活也變得很好。我就想到。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認識一個像這個畠山爺爺一樣的漁夫,或者是像他一樣的農夫,可能種植一些使用友善農法或有機農法的農夫。

 

因為我看到這個畠山爺爺,他很厲害喔,他帶著他的孫子,去釣那個狗母公的時候,他說要去山上抓蝦子,如何辨識不同的樹種,哪些樹種是要拔掉,然後要保留哪些是好的樹種,其實他是有一些辨別的能力,他很難用言語跟文字,把它有系統性的書寫下來,通常都藏在他的身體裡面,所以當他的眼睛一看到那個樹葉或者是樹木,他馬上就可以辨識出來。那當他去釣魚的時候,他就會跟他的孫子說,我們要去找活的蝦子,可是哪裡去找活的蝦子。他說,我也要沿著河流往上就會找到。

 

我覺得這個非常的感動,就是我們其實在台灣的這種經濟發展的社會當中,我們其實很容易不是很熟悉第一級產業,其實那些農夫,他們的知識是非常豐富的。剛剛秀芃也提到,我們認識了一個苑裡從事友善種植農業的農夫,我們那個阿伯的腳趾頭,肥大的像嘟嘟香腸一樣很可愛。我想說,阿伯的腳趾在田裡的抓地力怎麼那麼好,可以這麼輕易的在田裡面健步如飛。

 

結果隔一年換我們下去,我們開始做苑裡非常重要的產業叫藺草,發現我們的腳全都陷在泥土裡,根本拔不出來,我就問阿伯的太太,我說,阿姨我要怎麼樣可以在農田裡健步如飛?她就說,小姐沒有踩過高跟鞋,你想像在田裡踩高跟鞋,用墊腳尖的方式,你就會走的快,我瞬間就開始學習喔,原來這樣子可以走的很快,所以那個身體感開始重新的去學習跟土地互動,我就覺得非常的有趣。

 

那我們栽種藺草的時候,我們還要去辨別,有草長出來了,我要把雜草拔掉,留下藺草。我以為這是一個簡單的事,結果就跟畠山先生一樣,你的眼睛要打開,你的手要去摸,你的鼻子要去聞,如果你不小心拔錯了,把藺草拔掉,結果留下一堆雜草,你就完蛋了,一整年都只能收成這些雜草。可是太陽那麼大,所以你要眼明手快,這個是雜草、這個是藺草,然後很快的把那個分離,這真的是一個辛苦的農作。

 

我們從消費者可以怎麼樣來做一些改變跟行動,我們應該要好好認識我們的食魚跟食農,也就是我們餐桌上跟土地跟大自然環境之間的距離,然後重新修復回來,不是只有懂得吃魚跟吃一些很貴的有機食品,而是我們的生活當中應該更去認識從事第一級產業的漁夫跟農夫,去學習他們身體上所蘊含的,這種地方風土跟大自然的經驗跟知識。我覺得,這是我們消費者,可以一起加入環境保育的行動開始做起。